当前位置:斯瓦特社会“拜登总统主持了最后一场耻辱表演,将被载入史册”
“拜登总统主持了最后一场耻辱表演,将被载入史册”
2022-09-21

原标题:“拜登总统主持了最后一场耻辱表演,将被载入史册”

美议员:无论古巴还是台湾,这下谁还会再相信美国?

[文/观察者网 张晨静]过去一周,阿富汗塔利班以惊人的速度“攻城略地”,美国情报官员原先预估,阿塔进入首都喀布尔要用上90天,但最终他们只用了短短10天。

8月15日晚,阿塔控制了首都喀布尔,总统被迫连夜“出走”海外,美国加紧安排人员撤离……阿塔官员当天还表示将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并公布一些新政,称未来阿富汗新政府将包括非塔利班的人员。对于塔利班此次重返喀布尔,俄外交部第二亚洲司司长扎米尔·卡布洛夫16日对媒体直言,这是美国在阿富汗失败的表现。

阿富汗“变天了”,在《纽约时报》看来,这意味着“美国时代的结束”,美国耗费20年、倾尽人力物力的“防御成果”,短短几个月内就被阿塔给抹去。而拜登主持了这最后一场耻辱的表演,“这将被载入史册”。

“这是对美国海外形象的又一次打击”。CNN讽刺道,拜登政府拙劣的撤军行动不仅显示出其管理不善,更凸显出“美国想打造一个正常运转的国家的愿景是虚幻的”,其参与再多年都不会有任何作用。

《华盛顿邮报》则担忧美国在未来会很难取得盟友的信任。曾多次在阿富汗服役的美国陆军预备役军官、佛州共和党议员华尔兹(Michael Waltz)为此质问称,“无论古巴还是台湾(地区),谁还会冒着生命危险去信任美国?”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阿塔官员:塔利班将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8月15日这一天,塔利班进入首都喀布尔,随后与政府方面展开谈判,为“权力移交做准备”。不过CNN报道称,早些时候有关“组建过渡政府”的谈判,似乎因总统加尼的“出走”而破裂了。

美联社15日报道称,阿塔一名官员表示,塔利班将很快在位于喀布尔的总统府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这是塔利班掌权时期的国名,其曾在1996年攻占喀布尔后宣布建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该政权之后于2001年倒台。

8月16日,阿塔陆续公布了一些新政。阿塔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ohail Shaheen)当天表示,未来阿富汗新政府将包括非塔利班的阿富汗人。

当被问及是否会包括前阿富汗政府人员时,沙欣表示,现在说哪些官员将加入新政府还为时过早,但塔利班希望一些“知名人士”也能加入。

沙欣还表示,所有放下武器并加入塔利班的军人和警察都将得到“赦免”,其生命和财产将得到保障。他补充说,这些人将被列入特别名单并用作“储备力量”,并将根据需要征用。

对于塔利班20年后再次重返喀布尔,俄总统普京的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俄外交部第二亚洲司司长扎米尔·卡布洛夫16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不是所谓的根据某些协议进行的阿富汗权力过渡,捏造这种说法的人试图在为美国辩护。卡布洛夫直言,这一结果就是美国在阿富汗失败的表现。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喀布尔,塔利班宣称控制阿富汗总统府 图自澎湃影像 “拜登主持了最后一场耻辱表演,将被载入史册”

当初(2001年9月11日)美国因遭遇恐怖袭击,随后以“反恐”为名发动了阿富汗战争。《纽约时报》报道指出,在这20年后,由美国推动的“阿富汗建国试验”已完全崩溃。而美国为帮助阿富汗建立一个所谓的“民主政府”,也付出了超2400名美军士兵阵亡、花掉2万亿美元的代价。

对于阿富汗如今的局面,报道认为,这意味着“美国在阿富汗的时代结束了”,美国耗费20年、倾尽人力物力的防御成果,短短几个月内就被阿塔给抹去。有不少美国政府官员还意识到,“美国在阿富汗漫长的征程中,拜登作为总统主持了最后一场耻辱的表演,这将被载入史册”。

阿富汗政府军崩溃速度之快,让不少拜登政府官员感到震惊和困惑。CNN报道称,美国花了数十亿美元打造起来,用以对抗塔利班的阿富汗军队和警察正在“蒸发”。

明明由美国“精心扶持”了20年,为何阿富汗政府军还会如此“不堪一击”?《纽约时报》认为,这部分要归因于拜登的撤军决定,称自那以后阿富汗政府军的士气就直线下降,往往一枪不发就投降。有许多人接受了塔利班提供的安全通道和现金等等(通常由村庄里的长老转送)。

塔利班已进入总统府,图自半岛电视台 有人指责说,拜登之所以匆忙作出撤军的决定,是想赶在“911事件”20周年之前,以及赶在明年国会中期选举之前,给自己创造一个有利的政治叙事:一位让美国军队回家的总统。但是如今拜登发现,他不仅要为自己的错误买单,还要别人20年来的政治责任买单。

CNN认为,美国在阿富汗的溃败和混乱撤退,对拜登来说是一场政治灾难,且是他迄今为止最严重的政治反转,因未能安排一场紧急有序的撤退,这将进一步撼动其已危机四伏的总统职位,并玷污其政治遗产。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报道认为,拜登在阿富汗撤军上的管理不善,更凸显出了“美国想努力打造一个正常运转的国家的愿景是虚幻的,其参与再多年也不会有任何不同”。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最高共和党人、得克萨斯州众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在《国情咨文》节目中抨击说,拜登主持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彻底灾难”。“这将是拜登及其任期内的污点,其所作所为会让他的双手沾满鲜血”,麦考尔指责说,“他们这次完全搞砸了,完全低估了塔利班的力量”。

多名共和党议员都把现时的阿富汗局面归咎于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被主持人问及是否也持这种观点时,麦考尔表示“目前的情况是在拜登担任总统时发生的,因此是拜登的责任”。

CNN报道截图 “谁还会再相信美国?”

《华盛顿邮报》报道提到,拜登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富有同情心而广受民众喜爱,然而他对阿富汗政府军的溃败却采取了冷眼旁观的态度。

当阿富汗塔利班逼近喀布尔之时,拜登14日晚在一份声明中,先是表达了对那些被抛弃的人的同情。“我们的心与那些现在处于危险中的、勇敢的阿富汗男男女女同在。”

但随后他又说到,“如果阿富汗军队不能或不愿守住自己的国家,美军再多驻留一年或五年也无济于事”,“我不能接受美国无休止地介入另一个国家的内部冲突”。

报道认为,这反映出了拜登及其助手在批评声中日益挑衅和为自身辩护的态度。

CNN报道指出,现在看来,美国要撤离所有其依赖的阿富汗翻译、员工、调停者,这个任务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他们当下都面临塔利班的报复。而倘若未能完成任务,美国的道德良心和全球声誉都将受损。

《今日俄罗斯》报道称,英国国防大臣华莱士(Ben Wallace)16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此表示遗憾,称并不是每一个多年来与英国政府合作的、获得撤离权的阿富汗人都有机会逃离。

“可悲的是,西方已经做了该做的”,他对着镜头有些哽咽并强忍泪水地说到,“有些人不会回来了,我们必须在第三国尽最大努力帮助这些人”。

而曾多次在阿富汗服役的美国陆军预备役军官、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华尔兹(Michael Waltz)为此批评说,拜登不愿为阿富汗提供更多援助,也不愿再保护那些曾经帮助过美国的翻译和调停者,这显示出了拜登的冷酷无情,将使得美国在下一次冲突中很难获得盟友。

“谁还会再相信我们?” 华尔兹不满地质问说,“无论是古巴还是台湾(地区),谁还会冒着生命危险去信任美国,甚至不顾整个家庭的生命安全与美国站在一起。这将会引发多年来的共鸣”。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在阿富汗“变天”之时,拜登整个周末都在戴维营度假,没有在镜头前对美国民众发表讲话。不过有白宫高级官员透露,拜登在戴维营定期听取了有关阿富汗的简报,并与国家安全官员举行视频电话会议。

根据美媒15日公布的照片显示,拜登身穿一件polo衫,坐在总统官邸的安全会议室里与屏幕中的官员交谈。CNN称,这很难塑造他是一位“积极参与”处理阿富汗问题的三军统帅的形象。

拜登就阿富汗局势举行视频会议 图自白宫推特 此外CNN还认为,这将是对美国海外形象的又一次打击。今年夏天早些时候,拜登在首次出访欧洲时高调地宣布,在经历不稳定和疏远盟友的特朗普时期后,“美国回来了。”

但拜登第一个真正的外交政策危机,是关于美国拙劣的阿富汗撤军。在拜登决定放弃保护阿富汗脆弱的民主政府之时,其呼吁要保护国外民主的呼吁也将被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