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斯瓦特社会 告别“996”、摆脱“内卷” 这届年轻人离开互联网大厂选择了什么
告别“996”、摆脱“内卷” 这届年轻人离开互联网大厂选择了什么
2022-09-21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

实习生 万杰瑜 黄正宇 曹清

编辑|李薇

看似鲜活动人的新职业选择背后,有质疑与不理解,也并非所有转行都能带来可观的收入。放弃的原因很多,但支撑他们走下去的原因却简单明了:热爱与体验、肯定与认可。

最初步入职场的那种新鲜感早已消失殆尽。

八年时间里,郭西西觉得自己在公司里像颗螺丝钉一样,每天工作按部就班,一成不变。无效会议、996、望不到头的KPI,互联网公司里一切困惑与痛苦,她都经历了。“我觉得很枯燥,失去了激情和干劲。”她回忆,“当时特别想做自己能掌控并且喜欢的事情。”

2017年,郭西西接触到收纳行业,从兼职开始尝试,同年正式告别互联网,成为一名收纳师。网络传闻这个职业时薪达到1200元。郭西西表示:“收纳师年入百万,这有点误导人。但不可否认这个行业前景很好,做到顶级的年收入百万没问题。”

和郭西西一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职业选择上试图以热情与爱好来创造更多可能性,摆脱“内卷”。

于夏同样没有安于互联网公司,也没有继续做自如销售,而是将“996”的社畜经历写成剧本,给还在大厂的朋友们一种新的发泄方式,一种情感共鸣;还在读研二的崔景赫,生物医学工程专业,但从大一开始,做起了配音副业,在玩过200多家密室后又开起了自己的密室店。

2020年7月,人社部联合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一批新职业,包括“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城市管理网格员”“互联网营销师”等。在“互联网营销师”下,“直播销售员”成为正式工种。

职场人都感觉到:现在的就业环境变了。2021年年初,人社部进一步发布18个新职业。相关统计显示,2019年~2021年,人社部发布4批56个技能人员新职业。许多年轻人开始告别“996”,摆脱职场“内卷”,从互联网大厂等原来的主流就业平台转向新职业。《中国企业家》采访了从事其中部分新职业的年轻人。

在这些看似鲜活动人的职业选择背后,有质疑与不理解,也并非所有转行都有可观的收入。

二手奢侈品主播李业的直播间从无人问津到8个月卖出8000多只包,经历过漫长的孤独与自我怀疑。李业回忆,刚开始做直播时,评论栏里空空荡荡,那种孤独感让他觉得“哪怕有人过来骂两句,都是幸福的”。开播前三天,他一共收到了5条评论,3条都是质疑。

喜欢剧本杀的于夏至今都会劝周围的人不要轻易转行,因为自己的收入并不好,写剧本这事儿她根本不敢告诉家人。

放弃的原因很多,但支撑他们走下去的原因却简单明了:热爱与与体验、肯定与认可。于夏觉得,无论未来多困难,只要还有精力,就会一直去写剧本;收纳给郭西西带来的认同感,早已超越了经济报偿。

“至于未来可能从事的职业,毕竟还年轻,也许去互联网公司996几年,但未来谁又能确定呢?”崔景赫说,“人生应该有更多可能性,不会的东西就去学,人生真的很短暂,不想让自己后悔。”

01

剧本杀编剧于夏,30岁

“写剧本这事没敢告诉家人,但我会一直写下去”

摄影:黄正宇

从前我觉得,“谋杀之谜”一定要有“杀”。但后来我发现,只要能让客户在一段时间里专注地体验一段不同的生活就可以了。

初次接触剧本杀是在2017年,当时剧情相对简单,每个人一张纸,到房间里搜证然后出来讨论。玩得多了,就想,要不大家一起写个剧本试试?

我和几个小伙伴都在互联网公司做“社畜”,经历过“996”、“007”。所以,我们想写一个欢乐向的职场本,狗血不是问题,主要给“社畜”一个放松的机会。希望大家在职场上遇到不公平时,可以勇敢的站出来说“不”,一份工作没有必要把整个身家性命都赔进去。

发行之后,客户对我的这个本子反馈都很好。一方面觉得挺写实的,很多都是自己工作中会遇到的事情,例如同事之间遇到问题就相互甩锅;另一方面是觉得在职场上还是要保护自己,不能被“PUA”。

我做过“社畜”,也尝试过创业。上一份工作是在自如做销售,今年1月份,我们之前的店面改成了剧本杀游戏馆,我便“阴差阳错”留下做了“DM”(Dungeon Master,在剧本杀里一般被称为主持人)。

推理综艺《明星大侦探》走红,让疫情期间积累的剧本杀爱好者由线上转到线下,给了剧本杀一个生存的空间。但说实话我的收入不好,所以劝很多作者不要着急转行。剧本杀这个行业跟影视一样,火不火看命。所以我现在是全职做“DM”,兼职做作者。

但我真的非常喜欢剧本杀。那种喜欢是只要它在,我就会一直去玩。只要我们还有精力,就会一直去写剧本。这跟有些人喜欢阅读、喜欢看电影一样,我们只是喜欢上了剧本杀这种方式,用4个小时的时间去体验一种别样的生活。

和很多人一样,以前我觉得有的本子就是为了哭而哭,但我现在发现,有的人就是想来哭一哭,名正言顺地哭,也是发泄的一种方式。一个本子之所以出现在市场上,是因为有人需要。我人生中写的第一个剧本就是基于这种共情。

第一个本子大概写了半年多,因为兼职,所以时间稍微长一些。想一个有趣的案子,包装上一些复杂的关系,设计上游戏环节,对我来说起码需要三个月。不仅如此,从作者创作到最终发行中间,还需要去找很多的玩家来“测本”,根据玩家的反馈再去修改、打磨。

目前我一共写过5个剧本,但发行出来的只有一个,“烂尾”的剧本大都是因为无法设计出“一个优秀的核诡”(核心诡计)。说实话,柯南都那么多集了,该用的“杀人”手法也用得差不多了。想在现有东西的基础上做出创新,对每个创作者来说都挺难的。

至于如何解决这个难题,于我而言,只能在空闲时间想一想,作为兼职作者可能没有太大的动力做出改变。但在所有我做过的工作里,“剧本杀作者”给我带来的快乐更多,每天都有新鲜感。如果某一天我能写硬核剧本了,会特别有成就感,也会一直尝试下去。不过,写剧本的事都没敢跟家里说,平时我熬夜到凌晨三四点,家人不可能理解。

现在剧本杀市场正处于上升期,但高潮过后市场必然会经历一轮洗牌。优秀的作者也希望去找好的发行,实现利益最大化。至于它最终会变成什么样,这个事难说,因为剧本杀行业本身的自由度高,就代表了它可以向无限种可能去发展。

02

收纳师郭西西,34岁

“离开大厂,我把收纳这件事做成了事业”

来源:视觉中国

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互联网公司上班,固定的工作内容,面对着不变的版块,每天按部就班地进行。这种状态持续了很多年,我觉得很枯燥,失去了激情和干劲。尤其到了30岁左右的年纪,特别想做自己能掌控并且喜欢的事情。

寻觅了很久,2017年我偶然了解到收纳师这个行业,因为本身就热爱收纳,行业我也很认同,就开始兼职做收纳师,不久我就全职转入到这一行。

我是个生活比较有条理、追求舒适感的人,还有点强迫症,这可能和我的上升星座是处女座相关吧。

从事收纳后,我的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我帮人收纳时会感觉到心流(注:在心理学中是指一种人们在专注进行某行为时所表现的心理状态)的正向感以及充实感,每天像打了鸡血似的。那种被人认可、认同的感觉特别开心,让我不仅有成就感,也觉得内心富足。

收纳其实会影响一个家庭的生活状态。我从事收纳近五年来,为许多家庭提供过服务,很多人在收纳完后都说“再也不囤货了”。我发现家里很乱的客户,内心一般都存在一定的焦虑。而家里本身很整洁想要提升生活质量的顾客,都是比较轻松的状态。

我曾经为一个四口之家整理房子,他们家150平,夫妻二人还有两个宝宝以及两位育儿师。一进门就被惊到了,整个家除了行走的动线之外都堆满了物品,柜子都是爆满的状态,客厅只有电视桌前一条狭窄的路通向阳台。

我们五位收纳师忙了整整一周,每天加班才把他们家整理成整洁、舒服的状态。我们在收纳时,首要解决储物空间不足的问题,其次是让生活更美好、便捷,最后才是提升家居环境。临走前,我站在他们家客厅说话都能听见回音,家里空旷又整洁。

身边的朋友会感慨我竟然把收纳这个事情做成了事业,还做得那么好,觉得很厉害。其实现在的成果,是靠我工作中实践经验的累积,经验累积才是把这件事情做好的关键环节和必经路线。刚转行时可以说是从零开始,那会儿不知道怎么去找客户,会有一些艰难。但后来客户慢慢稳定了,自己也积累了比较丰富的服务经验。

现在,我不仅有自己的收纳公司,也开设了收纳培训课程。我的学员里“宝妈”比较多,大致有两类:想学技能的和想用技能变现。有的母亲是为了从小给孩子一个好的教育,她们希望孩子能从小养成整理的习惯,所以父母也必须有这项技能。还有的“宝妈”已经全职照顾家庭多年,跟社会有些脱节,再找工作时总是碰壁,内心有很强烈的挫败感,但收纳为她们提供了一个被认可的机会,重新找到了自身更大的价值。

以前收纳只是很小众的职业,但今年全国两会提及,把这个新兴行业推到了大众面前,让更多人了解并喜欢上收纳,学员也翻倍地增长。

现在很多报道说,收纳师年入百万,这有点误导人。不可否认这个行业前景很好,做到顶级年收入百万没问题,但并不是你学习了课程,毕业后就是这样的收入。刚起步收入还是比较低的,只有坚持到做到一个稳定的状态,收入才会比较可观。

疫情期间半年的居家生活,让更多人意识到生活环境原来一团糟,虽然上半年我们没办法开展线下服务,对业务带来一定影响,但下半年疫情缓和后就迅速增长了。现在收纳行业正处于发展阶段,随着收纳概念的普及,加上社会经济水平的提高,我认为今后收纳的需求会越来越大。

03

二手奢侈品主播李业,35岁

“8个月里,我卖出8000只二手包”

来源:被访者

2020年10月,我开始从MCN机构转型做二手奢侈品(二奢)直播。8个月里,我一共卖出了8000只包,平均每个月卖1000只。这只是我们这样一个中型直播间的销售量,大卖家每个月的销售额能达到3000万到5000万不等。

大家可能觉得直播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其实不是,在做二奢之前,我已经做过七八年的奢侈品代购。主播需要参与每一件产品的鉴定,保证供应链的质量,从产品的成色、款式到搭配方式,以及二级市场的状况都是我们需要了解的范畴,稍有不慎,就会“付出代价”。

最近我的同事在介绍一款包的材质时,把山羊皮介绍成了绵羊皮,虽然这个包从成色到款式再到价格都无可挑剔,但这个错误可能会让我们面临4万多元的赔款。

二手奢侈品单价高,每个包七八千甚至一两万,但并非大家所想象的我们这行“暴富”了,其实有时候可能还赚不到一个烧饼钱,甚至要赔钱。

这个行业只是外表光鲜,其实每件产品的利润率极低,纯利率更低。直播间一般属于二级供应链,几乎都没有自己的库存,多数都是从线下一级供应商挑选产品到直播间售卖,而这些线下一级供应商承担了收购产品的职责。这个行业极度依赖货源,而好的货源太依赖人了。

不仅利润低,二手奢侈品的竞争也很激烈。前阵子有一个直播间为了获取观众,把所有产品的价格拉低。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款LV的NEVER FULL系列老花包,大概九八成新,按照正常的行业价格至少8000元,但在这个直播间只要2999元。

靠这种亏损式补贴,几十天下来他们直播间观看人数差不多翻了十倍。现在他们的产品也恢复了正常价格,直播间就剩赚钱了。

这是畸形的恶性竞争,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玩这种价格游戏。和别的行业不同,二手奢侈品行业如果要采取这种方式,不仅贴钱,还需要勇气。因为我们拿到的每一件商品都是孤品,卖一件少一件,我无法确认什么时候再能拿到类似的商品。

我常想,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被行业大潮裹挟着的我们能做些什么?每一个产品在每一个直播间价格都不同,谁都没办法谴责谁。网络让人们对价格更加敏感了,价格战确实可以给直播间带来流量,但并不是长久之计。我们希望行业能够早日规范,不搞恶性竞争,行业才能向前走。

虽然有这些弊病,但不得不说直播改变了二手奢侈品的行业模式,让它能从小众“出圈”。以前二手奢侈品的销售模式有点像微商,经过老客户的层层扩散进行销售,朋友圈里带新客户,一周可能十多个人。现在,我所在的直播平台上已经有五六百家公司开始做二手奢侈品的直播。

我刚开始直播的时候,周围的人很不理解。每天4到6小时的直播无人问津,评论栏里空空荡荡,那种孤独感让我觉得,哪怕有人过来和我骂两句,我都是幸福的。我记得前三天,一共收到了5条评论,其中有3条评论都是在质疑“这种包谁会买?”

过了一段时间,关注稍微变多了,不过我的“愿望”也成真了。直播间里许多质疑铺天盖地地朝我涌来,“能买为什么不去专柜买,要在这里买?”“这么贵谁会买?”……那段时间,我也想过放弃,也问过自己这些问题,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但干这一行也不全都是负能量,这几年我也有很多收获。有一件事让我印象特别深刻,我收到的第一条认真的客户评论是来自于一位大学毕业刚找到工作的女孩,她当时在直播间留言让我推荐一款价位在她承受范围内的包。最后,我用成本价卖了一个合适的给她,小姑娘特别开心,非常认真地拍了四五张她背包包的照片发在评论里。

照片里她嘴角的笑容,让我真的很开心,也让我坚定了做这件事的价值:我为很多人介绍了人生中的第一件奢侈品。

04

密室设计师崔景赫,23岁

“人生应该有更多可能性,不会就去学”

来源:被访者

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体验世界的。不管是学习还是赚钱,都是为了我们有更好的资本和机会去体验到更大的世界, 我从事配音和密室设计也是如此 。

我今年研二,专业是生物医学工程。大一开始我就把配音作为副业,进入这行已经有5年了,在许多影视平台、听书平台上都发布过有声小说、广播剧作品。大学期间密室逃脱很火,我比较能折腾,开始给密室配音赚钱。我本身也是密室爱好者,走到哪个城市都要去刷当地热门的密室。

两年前,我收到了现在的密室合伙人抛出的橄榄枝,问我要不要加入团队一起做个新的密室品牌。其实,在正式入伙前我已经玩过200多个密室,我也以外包的形式和他合作过几个项目,觉得他们团队很有想法就答应了。最初并没有特地把爱好发展成职业,只是刚好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现在市面上很多密室都在做恐怖主题,有的单纯追求恐怖,对场景的精细度要求并不高。这导致了一种不太好的风气,固化了大家对密室的印象:密室等于恐怖。其实密室也是一种艺术创作,可以在里面容纳一些我们想要传达的东西,就像不同类型的电影立意不同,密室也可以这样。

我个人比较喜欢逻辑性强、脑洞大开的片子。恰好,我们团队做的项目偏向于沉浸式演绎,涉及很多影视化手法,往往可以从这类片子获得灵感。我们曾经做过一个怀旧主题的密室,因为城市新年没办法放鞭炮,缺乏了年味儿,为了实现烟花绽放、鞭炮环绕的场景,我们考虑了无数种灯光搭配方案和音效设置点位,从立项到落地花费了超过一年的时间,正常一个项目的研发周期只需要三个月到半年。

的确,目前恐怖主题会更受欢迎,我们就像“戴着镣铐跳舞”,既要迎合大家的口味,又要往更多方向去创新,让非恐的主题被更多人了解、接受。我们认为,原创才是一个品牌能长期走下去的核心原因和内驱动力,如果大家都不原创,那么这世界上就没什么新鲜的东西可看了。

我们团队里每个人都很特别,这让我们在做原创上有自己的优势。有人以前在国外做电力系统设计,有人以前是做营销的,还有在电视台做过综艺编导的,经验和背景都不一样,所以在设计时会有各自的想法,经常会为了一个问题争论和吵架,但思想碰撞往往会带来不一样的效果。

现在密室设计这个新兴行业正处于上升期,很多地方还没有经过市场的检验和打磨,热度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高,传播也没那么广,不像影视行业对各个年龄层都有广泛容纳度,密室基本就锁定在了20~30岁的青年。在短时间内,密室的小众性质很难突破。

尽管如此,每一次创作设计我都当成是一部剧、一个作品去完成,并且会作为事业坚持做下去。密室设计的收入还是比较可观的,加上配音的收入,我已经实现经济独立了。至于未来可能从事的职业,毕竟还年轻,可能去互联网公司996几年,但未来谁又能确定呢?

家人也很支持和尊重我的爱好和职业,刚开始入伙做密室时需要一笔启动资金,我管我爸借了一部分,说回本了就还他,他很乐意地借给我了,而且不收利息。父母也一直想去我的密室门店玩,但因为门店在重庆,加之疫情影响,到现在还没去。

因为身兼多职,我每天都很忙,压力大的时候会产生停下来的想法,但这些都是我主动选择的,没有任何人强迫我,也就没有资格去抱怨了。

我觉得人生应该有更多可能性,不会的东西就去学,人生真的很短暂,不想让自己后悔。

(应采访对象要求,郭西西、于夏、李业均为化名)